中新社巴黎12月15日電 題:法國“侵權”鞋案華商逆轉 中國品牌終獲正名
  中新社記者 龍劍武
  一場曠日持久的“侵權案”,一方是法國鞋業名企威士頓(Weston),另一方是中國品牌康奈的法國公司。康奈被認定“仿冒”一審敗訴,法人代表被判高額罰金賠償甚至監禁。但在不懈上訴後,法庭最終推翻原判,還華商遲來的公道,成為此類訴訟中罕見的“逆轉勝”。
  近5年的漫漫爭訟,先後咨詢和聘用7位律師,法國康奈關停,經濟損失超百萬歐元。不久前剛收到判決書的原法國康奈總經理仇漢城回憶起這一艱辛歷程仍不勝唏噓。對方是本土鞋業巨頭,其代理律師在業界名頭響亮,同類判例中華商往往落敗。在大多數人看來打贏官司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務”,其中也包括他自己。
  “原本我對法國司法已完全喪失信心,但在獲知勝訴的那一刻,我最終還是認識到法律是公正的。”仇漢城認為,他不僅贏得了個人的官司,在某種意義上也是代表華商,代表中國品牌獲勝。
  2001年,中國浙江知名鞋企康奈集團進軍法國市場。2005年9月,康奈與溫州籍華商仇漢城成立合資公司,在短短近4年內,憑藉質優價廉的產品和加盟經營的模式在大巴黎地區發展迅猛,共開起22家專賣店和40多家專櫃,並打入荷蘭、英國、意大利和德國市場。就在參股雙方決定增資擴張之際,感受到康奈威脅的“地頭蛇”開始發難。
  2009年4月1日,法國威士頓公司員工向憲兵隊舉報稱康奈完全“抄襲”其高檔皮鞋款式。海關警察、稅務局相繼介入,康奈專賣店、總部甚至仇漢城私宅遭搜查,公司電腦、文件、貨品被扣,仇漢城夫婦被拘留48小時。最後檢方共提進口銷售仿冒產品、偷漏稅、洗黑錢、虛設股東4項指控。
  預審法官在經過長達9個月的司法調查後決定僅以涉嫌仿冒起訴。“因為調查人員沒有發現公司資金賬目存在任何問題。他們還曾試圖追加雇佣黑工、鞋底有毒等罪名但均未果。”直至那時,這位溫商還堅信自己沒有仿冒就不會獲罪。
  2011年5月10日一審開庭。令仇漢城沒有想到的是,懷有“歧視和偏見”的檢方、法官一邊倒地認定康奈仿冒,再加上辯護失策,仇氏夫婦被判有罪,獲刑4個月,罰金賠償20萬歐元。他們又不得不踏上兩年多的上訴之路。
  訴訟期間,仇漢城多個銀行賬戶凍結,貸款和透支權紛紛被拒,法國康奈也被迫於2012年3月終結業務。夫婦倆一直處於司法監控之下禁止離境,承受了巨大的精神壓力。直至找到知識產權專業律師埃里克·蘭頓,形勢才出現轉機。
  在頂住威士頓律師的拖延戰術後,2013年9月10日上訴開庭。通過深入搜集材料和縝密調研的蘭頓進行了雄辯式的法庭陳述,最終說服了法官。蘭頓向中新社記者表示,法官起初確實對其當事人抱有非常負面的成見,勝訴的關鍵在於從法理和事實上列舉大量證據,向法庭還原了真相,促使法官做出了客觀中立的判決。
  記者在巴黎上訴法院的判決書中看到,法官裁定本案中康奈鞋底被指與威士頓款式相似的主張不成立,康奈的鞋款和材質有別,不至於誤導消費者。控告仿冒的訴訟理由不足,應糾正原判,撤銷對被告人的指控。
  仇漢城已接獲法庭關於原告方對二審無異議的證明,這也意味著該案塵埃落定,但這位溫商的“鬥爭”尚未停息。目前他正在與律師協商反訴索賠事宜,威士頓的誣告不能就此了結,“我就是要討一個說法”。
  法中友好維權協會主席菲利普·高斯達在談及該案的意義時表示,以往這類司法訴訟的結果總是對華人不利,因此這次判決對於華人群體來說非常重要要,應該好好加以借鑒。華人要懂得利用法律手段維護自己的權益,以駁斥“中國人都是小偷和騙子”之類的偏見。
  蘭頓向記者強調說,實際上涉及中國品牌的知識產權法律爭端在數量上已趨穩,如今亞洲地區的仿冒行為並不比其它地區更多。他認為,在貿易全球化的背景下,法官也應該改變觀念,而本案便有力地證明瞭“並非一切都是仿冒”。  (原標題:法國“侵權”鞋案華商逆轉 中國品牌終獲正名)
創作者介紹

建築設計

yo95yokynb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