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素慧仍拖著幾乎病垮的身體繼續尋找兒子。 X光片顯示楊素慧的肺部有大面積陰影。
  “寶貝,你在哪裡?這23年來,媽媽找你找得好痛苦!”這是一個媽媽痛徹心扉的呼喚。1991年,自從她的兒子被人販拐走之後,她像發了瘋一樣的尋找孩子。23年來,為了尋子,她走遍了全國大小十幾個省市,今年已54歲,左眼哭到失明,肺部發生嚴重病變,怕扛不到找到兒子的那一刻,她感慨道,“孩子,有生之年還能再見你一面嗎?”
  文/廣州日報訊記者林靜
  圖/廣州日報記者蘇俊傑 實習生李涌豪
  回顧:
  孩子在南方大廈被拐
  這位媽媽名叫楊素慧,今年54歲,來自浙江台州,他的兒子名叫徐劍鋒,1987年4月15日出生。1991年,她帶著一對兒女來到廣州,因為丈夫徐普明在廣州南方大廈做眼鏡生意時發生了小意外,她帶著孩子來照顧丈夫,一家人住在海珠區石基村。
  據楊素慧回憶,他們來廣州沒多久就有兩名男子主動接近,其中一個男子約二十七八歲,尖臉,瘦瘦的,身高約1.68米,另一個男子年齡約50歲,十分喜愛其子徐劍鋒。
  楊素慧和徐普明對這兩人產生了懷疑,夫妻約定徐普明看住兒子,楊素慧看住女兒。“1991年6月5日,那天老公抱著兒子去了南方大廈,後來沒有多久他就回來了,說兒子不見了。後來他告訴我,那個年輕的男人給他抽了一根煙,沒多久他就沒有知覺,醒來就發現兒子不見了。”楊素慧說。
  兩夫妻趕緊到南方大廈去找。後來,在後門處一個賣彩票的阿姨告訴她:“一個50多歲的男人和一個30多歲的長髮披肩的女人拉著一個小男孩,當時那個小男孩小腳跺地不願意跟著他們走。”
  兒子被拐走後,楊素慧每天步行30多里路在大街小巷找孩子,每個流浪人員她都會仔細辨認,可是半個多月過去了,沒有孩子的線索。如今,23年過去了,徐劍鋒仍未找到,如果他還安好的話,馬上就要28歲了。
  念子:怕孩子受害天天失眠
  記者在採訪楊素慧時,發現她的左眼眼球上似乎蒙了一層白紗,眼角常有分泌物溢出。原來,她的左眼已完全失明。
  楊素慧說,徐劍鋒被拐走後的兩個多月,她聽人說有個孩子流浪到江西,當時她聽錯成在廣西,就馬上動身去廣西。到廣西後她才得知,那個孩子在江西且已找到家人。她想,乾脆就在廣西找找看,但去了福利院、救助站,都沒找到。在那裡看到殘疾、生病的孩子,她的心一顫:“我的孩子會不會被人販殘害,也變成缺胳膊少腿的人?”
  自那之後,楊素慧天天晚上睡不著覺,腦海裡總是浮現孩子被人殘害的場景。“每晚不知道把枕頭哭濕多少遍。”十幾年後,她突然發現左眼看不見了。她不僅哭瞎了左眼,肺部也因為過於悲痛、長年失眠發生了病變。楊素慧說,她住了十幾天院發現自己連下床的力氣都沒有了,堅持要出院:“我住院了,怎麼去找孩子?”
  尋子:辭工離婚差點被打死
  楊素慧原本在台州一家幼兒園做幼師,徐劍鋒被拐前能識不少字,還知道爸爸媽媽的名字。徐劍鋒被拐後,楊素慧辭了工作,來到廣州,開始漫長的尋子過程。
  “孩子被拐之後,他的爸爸很自責,開始自暴自棄,每天出去打牌不過問家裡的事情。”楊素慧說,孩子被拐後次年,徐普明回到了老家,她一個人在廣州找孩子,兩人從此很少再聯繫,2000年就離婚了。
  楊素慧在海珠上沖村附近開了一家小餐館,一是為了生存,二是為賺點錢去找兒子。她每天都盯著報紙和電視看,只要看到有孩子尋家的,就會動身去看看。
  “廣東的所有城市我都走遍了,我還去了北京、貴州、雲南、河北、江西、廣西、江蘇等省市,大小城市幾乎都尋遍了。”說起這些時,楊素慧的眼淚又流了下來。
  幾年前,楊素慧聽說浙江老家有戶人家買了兩個男孩,很想看看是不是自己的孩子,所以她到浙江找到那戶人家,天天在門口轉悠。這家人帶著村裡人追打楊素慧,當時楊素慧被暴打一頓,險些喪生。
  線索:找到疑似人販住址但不見孩子蹤影
  楊素慧說,她打聽到那個50多歲的男人住在汕頭。她來到汕頭,附近居民說,這裡的確住過一個50多歲的男人和一個30歲左右的長髮女人,不過他們長年不在家,也沒有見過小孩。楊素慧說,孩子被拐後不久她在街上見到這個男人,當時抓了他去派出所,可是因證據不足沒有多久就被放出來了,後來就再也沒見過。
  目前,在上沖村附近居住的楊素慧把小餐館轉讓給他人經營,自己開了一個小美容店,小店里到處都是尋人啟事,寫著:“寶貝,你在哪裡?本人已經苦苦尋找了23年,還是下落不明,敬請好心人、知情人告知,萬分感激!”這位媽媽不知道還能支撐多久,如果您知道孩子的下落,請與本報聯繫,本報熱線為020-81919191。  (原標題:骨肉分離 尋兒23年 她哭到眼瞎肺傷)
創作者介紹

建築設計

yo95yokynb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